菁菁校园

槐花

    喜欢槐花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啊?

一定是穿着青衫,留着长发的男子才有槐花一样的气质吧。独月似乎和槐花的气质有异曲同工之妙。喜欢把槐花和明月放在一起的诗句,三种都是特别美好的东西,槐花是,明月是,诗句也是。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起,是怎么喜欢上槐花的呢,遥远的记忆中似乎有一个模糊的身影穿透茫茫雾气向我走来。

他是邻居家的教书先生,喜欢沈从文先生的文章,喜欢南方盛产的乌龙茶,喜欢从洱海边吹来的猎猎海风,喜欢把茉莉花和栀子花放在同一个花瓶中养起来,喜欢进屋前抖落抖落衣襟上沾染的风尘,喜欢在雨天支起帐篷来煮茶,喜欢招呼小孩子到自家的花园里去闹腾,喜欢在院子里的池塘边洗刷毛笔。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在春天发生的,但是世间怎么会有永恒的春天呢。

“你快些过来。”他满眼莹莹的笑意,“有好东西给你。”他在向我招手。我快步跑过去,用小狗般渴望的眼神眼巴巴瞧着他,他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果然知道有礼物就跑得比谁都快。”先生的笑容带着书卷气,却不显得娘气,仿佛他就该是这样笑得十分明媚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初次看到这句诗,我第一反应就是教书先生这样的人。他怀里揣着一袋糖果,笑着递给我,说这是像我这样的小孩子吃的东西他不喜欢吃,便拿给我分给小朋友们。

糖不是只有小孩子才能吃的,像先生这样可爱的人也可以吃啊。我当时想。如果要用一个季节来形容这样可爱的人的话,那一定是“春天”。他就像万物复苏的春天一样,挥洒着温暖的阳光,又与阳光不同,他似乎有着自己永恒的保质期,永远不会像鲜花一样凋谢。“春日”真是个美好的形容词,他也是美好的,所以他就好像春日。

槐花就像他一样,有着永恒的保质期,开的时候可以欣赏,掉落下来还可以泡茶。喜欢是有原由的,就像喜欢雨是因为喜欢淅淅沥沥的声音,喜欢云是因为聚聚散散的雾气,喜欢风是因为喜欢神神秘秘的气息。喜欢槐花就是喜欢清晰地明明白白的永恒。永恒有时候会被说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是在槐花身上就不会显现出来。有时候活在记忆里的才是最真实的,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喜欢上永恒这东西,就说明他是真实存在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做好这样的永恒就有了他存在的意义。我喜欢别人谈论起永恒这种东西,仿佛只要还有一个人信仰这种东西我就不会输。

喜欢这种永恒的东西,变成人生的短暂,变成人生的理想,不论所有的任支持还是反对,一定要坚持自己内心的想法。永远都不会改变,永远都不会动摇。也许坚持下来就是永远,人生就应该像槐花一样。

(信息来源 李美芳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朱学锐)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