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夜虽静 意难平

四季更迭,昼夜交替,随着太阳的缓缓落下,天渐渐变得昏暗,进入夜晚,世界都变得安静,而我却是心绪难平。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不断的问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生活中的每一个瞬间都有独特的魅力,不能否认任何事物存在的价值,哪怕只是一丝一毫。

今晚的夜更显平静,暖黄色的路灯为回家的人照亮前方的路。树叶将灯光打散,掉落在柏油马路上,更显孤寂。面对来来往往的车辆,不禁想到:“什么时候,我可以坐上回家的车?”我想回家看看,每一株草,每一棵树,每一缕轻烟,每一座高山;我想聆听鸟儿合唱,虫儿奏乐,鸡妈妈的育儿日常,还有外婆的唠叨。

爸爸妈妈都是大山的孩子,我也是。小时候听着爸爸讲述山里的故事,感觉很有趣,也许是存在骨血中的情愫,我对大山有着不一样的感受。认为后山的小溪,总会有捉不完的小鱼,石壁上总会有鸟儿的家,即使是一颗小小的果树,也会有酸甜的果实。我想上山看看,想去溪水中捉鱼,草丛中收获野花清淡香气。有时候我会怀疑,它们是不是和爸爸讲的一样迷人,爸爸童年的经历,我可不可以去体验。

外婆的家建在半山腰上,背靠大山,我总觉得很神奇。

门前是一条盘山公路,它将外婆一家与城镇连在一起。以前,我从这条路回家总会抱怨,弯弯绕绕让人分不清方向。然而,我从不会忘记,这条回家的路,这种矛盾我自己都很是无奈,傻傻分不清,却又记忆犹新。可能路边少一棵树,我都能知道。从路边望向山脚下的河,偶尔会看到,船只在河面上游走,也许是打鱼,也许是拉沙。对面的山有时,清晰可见,有时因烟雾缭绕,变得朦胧。即使隔得很远,依稀也能听见鸡鸣狗叫,这也许就是大山的宁静。

房子的后面是一个竹林,外公在那里放了桌椅,回家的时候,我最喜欢坐在那里,也许看书,也许午睡。听着竹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偶尔的几只飞鸟鸣叫,不会感觉打扰,更多的是一种惬意之感。我一直认为有竹子的地方,就会有竹笋,然而外公说那一片竹林只有竹子。心里总会有几分遗憾,毕竟,一直以为,我回家的时候可以吃竹笋呢。不同于城市的夜晚,山里的夜晚宁静而热闹。

转过一个弯,听着田间昆虫的奏乐,也是一种享受,伴着音乐,进去梦乡。

从路边采来一只野菊花,拿在手里,总是觉得,它不是我想要的那一株,少了山里的露水,更少了山里的人。也许这是一种变迁,是我们所阻止不了的。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这是时代的产物。灯火阑珊,总是少了那么一丝淡雅。城市的喧嚣,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山里的清风与明月。

我渐渐从灯光下走入黑暗,影子由长变短,由短变长。我选择回家……

(信息来源 邓莲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白蕊)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