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灵翠山居闲记

         推开门,果然今日是个晴好的天气。爸爸没有打领带,松散地披了一件烟青色的外套。旅店的花园里伸展了太多的爬藤蔷薇,老板娘告诉我们那黄腾腾的一片叫夏洛特夫人。爸爸就站在花藤架下,招呼我和石志过去。

风穿过肩腰,才生出几许凉意。石志的裙摆微扬,远远看去,倒像是一朵盛放的夏洛特夫人。她身上香,倒也不是这花园染上去的,她一直以来就这么香,香得娇弱,与她的名字却有些格格不入了。

爸爸不知道从哪里推来了两辆自行车,看来是要去郊游。

从这里出发,上山或者下山,都有一片好风光。

石志穿着长裙坐在我自行车的后面,轻轻拍着我的背叫我骑慢一点,爸爸已经远远地被我们甩在身后。

阳光太好了,懒洋洋地洒在身上,山谷里吹来的山风带着树叶的清香。自行车轮在飞快地转动,卷起地上风尘,路过矮矮的木楼,木楼上长满了爬山虎,青石板上屯满了青苔,遥远的山顶上矗立一个金顶寺庙,悠扬的钟声可以传播到这边的湖畔。鸽子在花圃的栅栏上休息,咕咕地叫着。远处的雾气慢慢升起腾上了天空,变成团团的白云,天地好像在这一刻合二为一。

风过。我们的脖颈和胸膛是十分自由的,没有领带的束缚,胸腔里暖洋洋的,只有炙热的愉悦和希望。石志抬起脚尖,笑出了声。笑声爽朗清明,仿佛我现在才被她的笑声叫醒。

我不去问她为什么笑,我和她一起笑。

我开始期待樱花的盛开,可是这里并没有樱花。于是我把眼中看到的光秃秃的树杈看做樱花树,那是没有发芽的樱花树,但是它总有一天会开出樱花的。这是单薄的希望,也是灵翠山赠与我的礼物。世界开始变成粉红色,自行车也慢了下来,风也温柔,石志卷起我的发梢,让它随着清风起舞。突然明白了爸爸为什么总喜欢带我们来山中做客,这里,石志不是注重仪态的大家闺秀,她也愿意穿着裙子坐在我的自行车后面,愿意拍着我的肩头笑得前仰后合。

爸爸在后面费力地叫我,我总算停了下来。转身看石志,她的额头上碎发乱糟糟的,一点没有以前的样子,爸爸追上来没有责备,反而抽出纸巾给我擦汗。石志关切地问爸爸是否累了,爸爸笑着说没有,转身在自行车的篮子里拿出刚采摘的一篮草莓,这是老板娘送的礼物。

石志拿起来便要吃,爸爸说草莓还没来得及洗。石志还是笑着咬了一口,说,这里哪会有脏的东西。

草莓粉色的汁水粘满了她的双手,就像是开在她手上的樱花,一簇一簇,永不凋谢。

(信息来源 李美芳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张矣)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