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春不寒

所期待的安静,不是繁华的街道灯光闪烁却不曾有车马穿行;所等候的春天,不是樱花寂寞地挂在树上却无观赏者;可所盼望的人,不是要一直相伴在身边,而是他,她,他们,她们,我们,一直奔跑,一直支持,一直携手度过了冬天。

它很特殊。蓝色,白色的口罩;一道又一道防护的一米划线;一条又一条热搜是惨痛的丧失,我有些畏惧又不知从何处表达,从未感受到它离我如此之近;也从未想到它给我们的眼泪如此之多;更未体验到心颤竟然可以如此强烈。它有些恐怖,可它能恐吓我们、让我们放弃,让我们终止吗?

他们,她们,我们,很暖。不能够出小区的日子,从玻璃窗向外看成了我最喜欢的事情,我看到的不仅仅是冬天还没有融化的白雪,更是这寒冷中的人。床靠在窗边,每天早晨起来拉开窗帘总能看到外边几个裹着棉大衣,不时还在跺脚的人,七点,八点,九点……没有离开过的他们,还有一条没有离开过的条幅,默默地守着小区,我能看见他们在抵御冷气流,也在抵御这不知是否会降临的病毒。

再去习惯性地触碰秀发,可丝丝长发已被剪去,看到这一幕不禁心酸;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桌上的饭菜没有了热气,睡在楼梯口,为了不让家人受感染,从不进入他们的空间;与病魔争抢时间,顾不上患新冠病毒的妻子,自身仍患有渐冻症,却从病毒的手里抢回更多的病人,莫不知生命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当援鄂医疗队员平安归来,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妻子,每一个丈夫,每一个父母,最好的礼物是“你,还安好吗?”

十七年前,是所有人在守护我们;十七年后,我们也可以做别人的保护伞。在志愿队伍中,90后、00后承担起更多,真正的“后浪”,在最需要的时刻有最坚定的付出。当自己去体验“志愿者”时,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满足和喜悦;为来往进出的人量测体温;为他们在登记簿上记下名字;帮助老年人操作手机扫描检核二维码。小区解封后,人们虽然都没有摘下口罩,但每一次都会有人能够认出我,都会听见这样一句话:孩子,真不错!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北宋大家张载写下的“横渠四句”即吹哨人之精神所系。世上没有从天而降、刀枪不入的超级英雄,只有一个又一个心怀众生、挺身而出的凡人,他们可以做火,照亮这条无人开辟的路;亦可做石,坚韧而默默奉献,如果成长是水流,我想将它流向最需要的地方,虽不能润泽万物,但也可以做那带来点点不同之人。

这个春天,不同寻常,春光融融,悄悄绽放,而全国的春天,也肆意挥洒,北疆已是暖花开,云中谁寄春光来。朔北的花,总是来得晚,可那顽强地扎根在北方的花,从未缺席过哪个春天,那一抹春天的暖阳像是透云层的光,降临大地,光芒万丈。

       (信息来源 宋明宇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白蕊)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