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只为梨花来

走了一生的路,都是为了回家。“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是李白的乡愁;“一湾浅浅的海峡”,是余光中的乡愁。为了求学、务工,还是对梦想的追求,只身到大城市打拼生活的每一个游子,血液里都流淌着对故乡的深情羁绊,有喜有愁有无奈。回忆里的故乡,是睁眼没有负担,闭眼便可安眠的地方。如今的故乡,成了车马奔程赶来,却只能稍作歇脚的驿站。落叶归根,才是心安,故乡独好,不羡天涯。

想来已经有几年没见到我家梨树开花的样子了。每年的春天四月份正是梨花开放的时候,自从上初中住校后,基本上再见到过梨花盛开的景象。

家门前有棵柿子树和梨树,记得第一次开花的时候,我叫了几个调皮蛋,一起骑在它的枝桠上,非要爸妈拿着竹条佯装发怒才舍得离开。比起伙伴们的嬉戏,我更喜欢趴在二楼的木栏杆上,撅着嘴吹梨树的嫩叶,或者闭上眼睛微微摇晃着脑袋,用鼻尖来回蹭花瓣,在我眼里梨花不像桃花和李花那般自我,兀自先行千娇百媚地盛开,在轻轻浅浅的吐绿。梨花与叶同行,花苞孕育之时,梨牙初绽。花朵盛开之际,梨叶刚好完全舒展身子,褪去新生时的褚红。花叶两相映,淡青配银白,温润如玉,清新脱俗。

那时还未上学,也没听人说过关于梨花的诗句,却也曾在春雨过后的清晨,着实被“梨花一枝春带雨”惊艳。梨花花瓣比李子花更厚实饱满,晴天里隐隐泛着玉的光泽,雨后由于梨叶的遮挡,正值花期的花朵不仅不易被春雨润泽,愈发冰清玉洁,明丽动人。因着梨花,我极为钟爱白色花朵。继而发现,色泽越艳丽的花朵,越无芳香。而越素净的花朵,越芬芳怡人。梨花的芬芳,不像栀子那样的浓郁,也不像李子花那样简单,恰如东邻之女,增之一分嫌浓,减之一分嫌淡。它清香圣洁,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安宁,五脏六腑有说不出的曼妙,惬意极了。

后来梨树越长越大,满树的梨花开得雪白雪白的,随着阵阵的风在枝头争相摇曳。梨树每年都结很多梨,是那种金褐色皮的梨,吃起来非常甜,只是不太酥。每年秋天是梨成熟的季节,而那时候我都不在家,妈妈把梨送给亲戚邻居,把剩下的梨包装好送到学校来给我吃。她说:“吃一个甜梨就会忘掉烦恼,梨花精也就不会来找你。”说到这我就会忆起儿时对着梨花犯花痴时,妈妈便编出梨花精的故事吓我,说梨花精是一个又老又丑,满脸疙瘩的驼背老头,谁喜欢他,她就会在夜晚去吸那人的魂。可我不相信,我觉得梨花精应该跟天上的仙女一样,便半夜里偷偷爬起来藏在阳台的背篓里,看梨树怎么变成梨花精。那个深夜我没有看到梨花精,却目睹了皎皎月色下梨花那清晰脱俗的容颜,淡淡的幽香,宛如月下仙子。难怪陆游赞它“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

故乡花开,游子可缓缓归矣。这里有家人的牵挂,是你人生的退路。世间美景百般好,还是故乡忘不了。

       (信息来源 吴妞妞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白蕊)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