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满城杨絮

木绵着地还飞起,杨絮沾人倒扑回。

每年的五月,满城上下都会飘“雪”。在一片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春季里,混杂一片纯净的白,像雪一般绵软,飘扬。这在五月里,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美景。

一睁眼,窗外的小桃花开了,我知道,是三月来了。再一睁眼,杨絮漫天起舞,我知道,这是五月来了。和所有一夜而开的植物一样,杨絮的到来也就是一个夜晚的事情。当我们还在睡梦中熟睡的时候,杨絮就好像一个顽皮的精灵,迫不及待地挣脱杨柳的束缚,随着风肆意而潇洒地飘荡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

在高中时,五月有着一个最好的天气,窗户打开,微风阵阵而不刺骨,丹灵在上,温暖和煦而不烦闷。每到这个时候,讲台上老师总是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现在是最是不冷不热,也是你能集中学习的好时机……老师喋喋不休地唠叨着,教室里的学生们一边乖乖地听着,一边死不悔改地玩着。而窗外纷飞的杨絮,总有那么几个小顽皮,悄悄地飘进了教室里,成了我们乏味的学习生活中一个有趣的点缀。

不论大人还是小孩,走在街上面对杨絮纷纷洒洒在面前晃荡时,总是忍不住伸出手试图抓住它们,大人和小孩的区别也不过就是抓一次和无数次。人们渴望抓住每一缕杨絮,又格外喜欢杨絮从掌心飞走的样子,不像猫咪对于逗猫棒的执着,反倒像是爱莲之人的慨叹,看过、抚摸过就足够,不强迫它们留在掌心,盼着它们从指间划出,随风而舞。

杨絮虽是绵软,但却总是一团团飞起,在细细的绒毛内部包裹着一颗颗种子,就像蒲公英那样到处撒播种子。只不过相较蒲公英而言,杨絮的家族实在是过于庞大,它们成群结队地在空中盘旋。也许满城都是杨柳,它们也不知道去哪生根发芽,选来选去,最后选择了在空中起舞,肆意洒脱。

说来也怪,就是再大的风,也不能把杨絮吹散,反而风越吹,在空中的杨絮飘得越多。等风停了,杨絮便慢慢悠悠地落到了地上。如此往复几次,我们会发现在墙角,在房角,在马路的转折弯里侧的地方,往往都堆着一层厚厚的白花花的软垫子,近看像棉,远看像雪。若是只看脚下,怕是分不清春和冬。

然而,杨絮并不是那么的深受人们喜欢,正是因为它们总是在天空中“晃悠”,无处不在的它们使人们不堪其扰。大声说句话,打个喷嚏,甚至你仅仅只是睁大了眼睛,小杨絮就慢慢悠悠的,嘻嘻哈哈地贴了上来,你一个不留神就“吃”了进去,吐还吐不净,烦躁无比。以至于每个人在五月出行,不是带着口罩,就是捂着嘴,朋友出门,能不说话就尽量闭着嘴。

事物都具有两面性,杨絮能营造出一个梦一般美丽的环境,也能带给人难受的过敏。但人们往往只能看见其消极与错误,就像一个黑点在一张白纸之中,人们只观其黑,而忽略其白。白与黑各有优劣,但我们就真的那么厌恶“黑”么?事物的优缺点依存而生,若是因为缺点便将其一杆子拍死,那我们也就看不见这满城杨絮的壮观景色了。

现在在街上,人们总是不厌其烦地驱赶着纷飞的杨絮,甚至还破口大骂,也不知道是在针对杨絮,还是借着杨絮发泄内心的烦躁。在急匆匆的赶路中,也忽略了周围景色的美。人们总是不经地在繁华的城市里迷失,无意识驱赶杨絮的手,也驱散了所有的回忆。

(信息来源 曲昭军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赵蓉)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