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专属座位

太阳已经消失不见了,去了东院王奶奶家拿了一袋小生菜,是他们在自己家的小棚里种的。刚刚生出不太长的枝叶,王奶奶就忙着剪下来了,她说这个时候的嫩叶最新鲜了。我拿着一袋子小菜回到家的时候,天整个暗下来了。

走进院子的时候,妈妈已经打开房子前的院灯了,爸爸也打开了摩托车的前灯,两个灯光直晃我的眼睛,我急忙问爸爸去哪里。原来是小牛犊又生病了,他去兽医家取药。天渐渐黑了,我不太放心,就叫爸爸等等我。

五月北方的夜晚还是透着几分凉气,我急忙跑到屋子里穿上棉衣棉裤,几番折腾,我坐上了爸爸的摩托车。我已经好久没有坐爸爸的摩托车了,这种熟悉的安全感,让我格外温暖。

“爸爸,我是怕你大晚上一个人害怕才陪你来的,要不然这么大风,我才不愿意动弹呢……”从上了车以后,我就一直叨叨个不停,透着倒车镜,我能很清楚的看到爸爸的表情,他一直笑着,夜晚的风吹得他的头发格外凌乱,但却在这空气中更加清晰的勾勒出他的轮廓。后来才知道,那天如果爸爸一个人也是真的会有些害怕的,但他却说,因为是男子汉,就算真的害怕也不能怕。

去兽医家的路不算近,要走过两公里的油漆路,遇到一个十字路口,向右转进入到一条石头路,再走好几个村子才会到。如果是徒步走,可能需要两三个小时,开车就比较快了,只需要十几分钟。

爸爸一向开车都很稳,在本以为漫长的时间里,我俩说着悄悄话。话题大多是有关于哥哥的,当然也少不了抱怨我的妈妈。我笑着听,透过镜子,看到爸爸神采飞扬,就好像那绘声绘色的说书人,我听着高兴,趴在爸爸的后背上,静享这皎洁的月色。

其实通往兽医家的这条路,我和爸爸经常走,因为这是去大姨家的必经之路。小时候,爸妈中加夹着我,长大了一个人抱着爸爸。那条去大姨家的路上,要翻过一个大山,山上只有一条盘山路,不是很宽,只能够上下错车。然而每次开始上梁,我就会提着心,牢牢地抓住爸爸的衣服,往往这个时候,爸爸就会和我说他和妈妈相识的故事,他说:“你看,你妈妈当时就在这块务农……”那一整套话也不知道他念叨了多少遍,然而每次都说得津津有味的,可见妈妈在他心里多么重要。

除了去大姨家的山路,爸爸陪我走过最多的地方就是家到车站的路。高中我去了寄宿制学校,因为放假次数少,天数短,老家的公交又少,回一趟家的往返路都要靠爸爸接送。冬天的夜里,爸爸带着棉大衣给我裹上;夏天活多,就会尽量节省时间,掐着点儿的来接我。总之,春秋冬夏,就从来没有抱怨过。

小时候在车上,听爸爸念叨很多事情,长大了在后面却只想抱着他。爸爸喜欢带着我,我也喜欢这样跟着他,真希望这幸福可以沿着路一直向前延伸……

(信息来源 徐明会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王盈)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