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残夏

黄色的单车靠着墙,少年们将汽水打开,“呲”的一声响,关于整个夏天的故事开场。

“棕榈树、要被融化的公路、带着墨镜穿着吊带衫的小卷长发女孩,长腿晒成铜色,穿着人字拖走在树影里,夏天的故事一定和爱情有关。”夏天仿佛是一个更容易让人心动的季节,空气中像是弥漫着蒸发了若干瓶橘子汽水的黏腻氛围,热浪在路面上滚动,不断朝脸上袭来。天空中太阳的光亮毫不吝啬地普照在大地上,身旁过往车辆上的车镜将太阳光亮折射得一闪一闪,光影流转之间,不经意就会晃到某一张正在沉睡的脸上。黄豆大小的汗珠早已与那些宽松的篮球衫和白色吊带背心掺浸在一起,而那时两人间的心动也曾经被误以为是那日骄阳炙烤下,才显露出的红晕。

烈日下的冰激凌吃得总是那么的慌忙,一个不小心,上一秒还好好的奶油就会融化,迅速黏腻地附着在你的手上。树木下的那片荫翳在烈日的对比之下显得格外诱人,让那些已被晒得不成样子的人们争相地想要占据。海上的浪花掀起一朵又一朵,人群挤满了沙滩,耳畔的海风带来了凉爽和海鸥的鸣叫,放眼望去,似乎古铜色的皮肤才是这里的主角。

头顶上的风扇卖力地旋转,聒噪的蝉鸣不断,刺眼的阳光从窗外进来,这个夏天就立马有了该有的基调。每次午睡醒来,总是一身的汗。夏日里的教室,人一多,温度就会上来的特别快。如果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也会有那么几个人,完全没有高三的那种紧迫感,就好像是高中的最后一节体育课一样,匆匆地从楼梯上跑下去。

晚饭后,学校照常播放了新闻广播,每天都如此,几乎很少有人去特意听这些,久而久之,就成为了每日傍晚时的背景音乐,伴着跑道上散步的情侣,伴着树底下说着小秘密的女孩们,伴着篮球场上投篮的男孩们,伴着天空慢慢出现了晚霞,粉红色、橘红色铺满了天际,就像是哪个捣蛋鬼嫌黄昏的天空太过单调,借来了梵高的画笔,将桃子汽水和橘子汽水泼洒在天上,徐徐的晚风吹来,小虫偷偷溜到了本子上面,夏天的印记就这么一点点清晰。

我怀念,我高中时代的那个夏天,很多故事在夏末开始,又有很多故事在初夏结束,冥冥之中,仿佛夏天就有一种奇妙的魔力,热烈而明媚,穿插着离别与悲伤。还记得我在那个夏末,走进了那所我梦寐以求的高中,我手里拿着录取通知书在人群中穿梭,不断游走在不同地方,办着各种各样的手续,那一天我整个人都很蒙,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心里充满了期待。还记得我在那个初夏,离开了那所我吐槽了三年的高中,我手里拿着准考证在人群中穿梭,有点懵地朝校门外走去,天空阴沉了一个上午,终于在我考完英语的那一刻,释放了。我平静地坐在车里,侧身看向窗外,雨珠倾斜地划过,天很快就黑了下来,渐渐的,外面的车灯就模糊了我的视线。

“你有没有想过一年后的今日,你我会在哪里?遇见什么样的人?在做什么事?”这是很久之前,在高三的一节晚课前的自习上,我偷偷扔给我身后那个女孩的纸条上写的话。时间久了,现在的我也早已记不清她那时回复我的是什么了,就如同在那个夏天里发生的很多事一样,我始终怀念当时传纸条的感觉,怀念发生过的一切。

如果可以,我想骑上单车,在一条很少有车辆经过的公路上行驶,越骑越快,越骑越快,天边依稀有几颗星星,晚风在我耳边快速吹过,那些个残酷的夏天,热情又明媚,浪漫且多情。

(信息来源 苏宏博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朱学锐)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