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鱿鱼记

喧嚣,熙攘,构成了小吃街的底色。行人的手机屏幕,写着商铺名字的LED光板,来往送餐的外卖车灯……天色越昏暗,越显出小吃街的热闹。食物琳琅满目,吸一口空气,都是食物的香气。但是能够吸引我的只有那只安静的鱿鱼。

交换过眼神,我和那只鱿鱼背后的男人达成奇妙的共识——只需二十元,他就会将那只鱿鱼精心打扮然后交到我的手上。可惜这只鱿鱼并不会知道自己即将易主的事实,因为,它已经被速冻很久了。

总之,它被放在锅里了。鱿鱼和铁锅接触的地方,已经融化了,汁水马上就沸腾起来了,滋啦滋啦地响着,水汽蒸腾着,那只鱿鱼就在水汽后,朦朦胧胧。我突然想起来从前老师说过的,她说低温并不能真正地杀死细菌,而是抑制细菌的生长,我开始幻想,如果一个人被速冻,是不是他就会处于休眠状态,等到达一定温度,他就又会苏醒,就像现在的冰冻的细胞之类。那么,这只鱿鱼会不会在下锅的某一个瞬间,就达到了它苏醒的温度了呢?

可是我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这样了吧,万一当它意识清醒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真的要死了,一定会很难过吧?

转眼,就到了使用铁板的步骤了。鱿鱼的身体被夹在烤锅和铁板之间,被高温炙烤着,被重量压制着。我看着鱿鱼不断地被压扁,然后浇水(也或者是什么特别的调料),没有感情地循环往复。而那个男人眼神凌利,手法娴熟,没有一丝拖泥带水,一看就是这条街上的老江湖了。

二者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男人主动出击,招招致命。鱿鱼看似被动,但是却以不变应万变。结局是已知的,但是场面激烈,我竟一时间不知道该关注谁了。最后当然还是鱿鱼的香气吸引了我。

我静静地看着那只现在确实已经去世的鱿鱼被人翻动着。它的身下沸腾着汁水,水雾缭绕间,倒是为它的离去增添了一丝悲怆。我看着它的触角因为高温而萎缩,听着它的身体与铁锅与接触而发出的声音,我想起曾经在卫生间的隔间里,听到隔壁有个女生低声啜泣,我不知道她在出去的一瞬间,是不是早已经擦干了泪水,换上那张带有精致妆容的灿烂的笑脸,若无其事地和朋友们打闹说笑。但是我知道,这只鱿鱼在饱受摧残之后,将以它最有价值的状态到达我的手里,然后到达我的胃里。

到达最后的环节了,那个男人的脸上还是一副淡然的表情,手里的动作却逐渐加快,不停地加一些调料粉,不停地刷着酱,然后很细心地在签子上包上一层纸,递给我。我讶异于他的镇静,感慨自己还是太年轻。

我接过期望已久的鱿鱼,被酱汁和调味粉装扮得看起来很诱人,香气还是原来的香气。可是我突然之间却没了胃口。

我悄悄地告诉自己,下次吃东西前,还是不要想这么多了吧。

            (信息来源 学生记者 刘思宇 责任编辑 李舒婷)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