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烟花喧然地占据了整个天际,落入了整个双眼,浓稠的夜幕瞬间被照亮,仿佛华美的莲花,次第绽放,时而飘飞,时而凋谢,洒向人间,融化了寥廓的黑暗。繁华过后,灯火阑珊。又是一个漫天飞红的大年夜,遥想三年前,我们过年的时候八口人还围坐在一起看春晚,而此刻你却离我们距离1300多公里,奶奶,你可知道,我在想念您

您因为身体不好和爷爷搬到了那清蓝色的海边住下。曾经无数次查看过地图,算着沈阳与山东威海相隔多远,层层叠叠的数字掺伴着眼前的一层水雾,迷蒙了视线……又一年,一去如梭。记得那时候,每次过年,我都会早早地推开一楼的那扇虚掩着的门,冲撞地闯进去,兴奋地喊一声:“奶奶,我来啦。”你就会从厨房急匆匆地跑出来,拖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奏响春节的独有旋律,微微发胖的身体在旋律下轻快地摆动,看到我后幸福地咧开嘴:“又长高啦!来,跟奶奶来厨房,看看给你做什么了。”在狭窄的厨房里,碗橱上老旧的盘子里均匀地摆着糖饼,你打开炉火,在煎锅上撒上一层油,待油微微发烫,抖出一连串的泡泡时,你用筷子夹起糖饼,轻轻放在油面上,“滋”的一声,白色的面饼微微镀上了一层金黄,你娴熟地将面饼铺在煎锅上,不停地翻着面。面饼在油层中调皮地蹿动,“兹拉兹啦”的声音仿佛它们开心的笑声。不一会儿,糖饼通体金黄,阳光透过厨房的玻璃窗洒在上面,糖饼闪闪发光。你夹起一个,喂我说:“小心点,烫。”我慢慢地咬一口,灼热的红糖馅翻涌在面中,滋滋糖香甜了整个口腔,醉了整颗心房。我细细地品味,只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糖饼,天下无双的绝美味道。你侧着头,微笑着看着我,眼镜眯成两道缝儿,可爱的皱纹晕开在四周,我说:“奶奶,你吃。”你推过来“你吃吧,奶奶不能吃太甜的……

到了中午,姐姐一家都到全的时候,丰盛的春节宴便正式开始了,素炒荷兰豆、自制炸鸡翅、红烧排骨、清蒸鲫鱼、油闷大虾……五颜六色的菜肴摆满了桌子,“妈,你怎么又做这么多菜,你们俩得吃多少天啊!”爸爸说。“我们八口人不容易团聚,不得多做点吗。来吃吧吃吧!节后我们慢慢吃就好了,还不用做饭,现在天冷,菜也不能坏”窗外飘起了晶莹的雪花,寒气扑在玻璃上,雾蒙蒙的一篇,面屋子里面满是欢声笑语。吃完饭后,到了饭后娱乐时光,您唱起那首熟悉的歌,给我们唱过无数次的《天路》,而爷爷会弹钢琴或者吹萨克斯给您伴奏,听着你的歌声,听着这乐器与人声合成的美妙乐曲,仿佛真的被带到那佛音绵绵的西藏……一家人团团围坐,为你们鼓掌打节奏,小小的大厅里缭绕着温暖与欢乐,我觉得那是最幸福的瞬间,好想把时光都定格在那一刻。

三年过去,每年的春节,都会想起您和爷爷,想起您香甜的糖饼,想起您悠长曼妙的歌声,想起您和我们一起看小品时爽朗的笑声,想起我和姐姐一同守在您身边,看烟花照亮我们的双眼……

眼前烟花再次照彻天际,在那远处是我凝注与眷恋的目光,这绚烂的花火映照的春节,您醉人的笑脸,总是浮现在我的心田。节日总能引起我的遐思,思念遐远到蔚蓝海边的您。您可知道,每到春节,我又在思念?

 

(信息来源 学生记者 章瑞萌 责任编辑 李舒婷)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