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人的羁绊

《小王子》里说过,人要是想建立羁绊,就要承担流泪的风险。无独有偶,相关的话也曾出现在《了不起的盖茨比》里。当年轻气盛的盖茨比第一次低头亲吻黛西的嘴唇时,作者曾这般描写到:“从此他的精神将不再像上帝那样自由自在,而是心甘情愿地选择了羁绊。”更耐人寻味的是,在近代日本作家三浦绫子的作品《冰点》里,我们也能发现全书围绕的对羁绊的深刻剖析,她借女主阳子的内心独白指出:人们之间虽然互相伤害,却又在不断互相原谅,而能够支撑我们活下来的,正是这些深深的羁绊。

不得不承认,中国社会是最讲究人际的,如果说纷繁复杂的关系暗网能铺天盖地般把万事万物都收拢在其中的话,那么人情则是一条能够在其中游刃有余穿梭的鱼。平日隐藏在波澜不惊的生活中,看不见摸不到,可却会在某一关键时刻从水面跃出,展露出它能够与海啸或是礁石抗衡的力量。这种人情,从抽象的层面上自然可以理解为羁绊。

在尚未深谙世事的时候,我曾妄图让这种羁绊的好坏泾渭分明,那句“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的古语曾使我一度不由主地拒绝更亲密的往来。所以,一直以来,就算是与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也不曾去过其家中做客;而当他们纷纷从我的视野,我的生活中远逝时,我也没有企图挽留或是尝试保持通讯。于是,大多的友情最后往往是无疾而终——这样的结果大概也是与“君子之交”大相径庭的。事实上,羁绊并不是一个自然而然就持久的过程,它的存在需要主动地珍惜和适当的经营,如此才能使一份人际更加稳固而历久弥新,在经历坎坷后仍宛如人生初见般那样的美妙。

看似必要的羁绊有的时候很繁琐很客套,它可能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从初一排到初七的家庭聚餐,亲朋间礼尚往来的频繁走动。它还可能是工作上有贵客来访时的宴请接待,酒桌上把酒逢迎的觥筹交错。有的时候这些羁绊占据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邻居事,室友事,事事没法不去关心,再加上当今时代通讯的发达,就连空间的距离也再没法将一些千里的羁绊拉伸得稀薄了,甚至连我们的精力都好像被支离破碎,乘着互联网中那些亿兆的电子飞驰在各个聊天界面里,并在其中琐碎的交流中消磨殆尽了。这无疑是可怕的,因为我们除了这些羁绊,人生中还有更多要去完成且更为重要的事,可能有些羁绊在关键时候会助我们一臂之力,但真正决定我们能在艰难时刻化险为夷的最终还是我们自己的真才实学。

从小,我和我身边的许多孩子就被大人们灌输了“人脉很重要”的理念,甚至我的一个学习成绩优异的朋友曾偷偷向我坦白,她想去省重点高中念书的根本原因,是在那里你可以拥有厉害的“靠山”。这一点在当今很多人眼中似乎比通过自身的努力一步步迈向成功更为重要。于是,羁绊就这样被贴上了功利性的标签,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因此也不再纯粹和纯真,这未免不让人唏嘘。

我相信,真正的羁绊就是我们彼此之间真诚的牵挂,无偿的付出和走心的交往,毕竟,我们都不是长袖善舞的表演家,也不是三头六臂的李哪吒,而是身为有着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的人,自然也懂得人情的冷暖,羁绊的实虚,好好享受一份温暖的羁绊带来的舒畅,而那些恼人的纠缠,还是早些抛却吧。

(王千娃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王天昊)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