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夏日印象

每每提到夏天,我总是会想到苏轼的《菩萨蛮·回文夏闺怨》:“柳庭风静人眠昼,昼眠人静风庭柳。手红冰碗藕,藕碗冰红手。”词中女主人的夏日生活令我神往,在微风不燥、植满柳树的庭院里小憩,醒了吃上一碗冰藕,不知道有多惬意。夏日对于我来说,存在于许许多多片段式记忆中,这些片段对于我来说,是慵懒夏日惬意生活的缩影,是我最期待夏天到来的原因。

每年暑假,我都会陪爷爷奶奶住一段时间,每到这时候,爷爷小菜园里的蔬菜陆陆续续成熟,饱满的红柿子表面反射出新鲜的光泽,三个四个挤挤挨挨地挂在枝头,一片片叶子上铺满了细小的绒毛,显得轻盈又可爱,只要靠近柿子架,柿子叶的清香就会瞬间灌满整个胸腔,这便是夏天的味道。挑选一个鲜红饱满的柿子,一只手抓住柿子,一只手托住顶端的柿子蒂,轻轻用力,就会听到一声脆响,拿到手的柿子只需清水冲洗便可生吃。牙齿突破薄薄的柿子皮,触碰沙沙的果肉,酸酸甜甜的果汁瞬间包裹每一个味蕾,令人满意的夏日生活从此刻开始。

时常约上一两个好友,到在凉快的图书馆寻找一个舒适的小角落窝在里面,挑选一本感兴趣的书,静静地阅读,消磨整个下午。或者一起到铺满大理石的博物馆逛逛,又或者去美术馆看看新的展览,这种悠闲自在的生活就如同宫崎骏的夏天一般,使人无比向往。

午睡,是炎热夏日必不可少的小憩。我不喜欢开着空调,因为它的凉意显得毫无生气,我也不喜欢风扇,带有攻击性的冷风不适合入睡,自然扇子便成了我的首选。竹质的扇柄光滑微凉,握在手中是恰好的舒适,慢慢晃动扇面,微凉的空气轻轻地带来凉爽,在这样的凉爽中入睡,心中的满足无以言表。待下午时分自然醒来,看爷爷抱出一颗椭圆的大西瓜,利刃稍稍用力,便听到“沙”的一声脆响,熟透的西瓜顺着刀口瞬间裂开,露出深粉红色的果肉,清甜的味道占据整个夏天。

傍晚是炎热的夏天最舒服的时候了,炽热消退,天空澄澈。刚洗过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泛着洗发水甜甜的香气,换上一袭长裙,与家人一同出门散步,经过嘈杂的人群,身边跑过三两个孩子,耳边回响着清脆的笑声。漫步在河边树林,潮湿的空气夹杂着一丝泥土的味道,轻轻细嗅,还有草坪刚刚修剪过散发出的青草香气,远近草丛中,蛐蛐时不时发出的叫声使这小道显得愈发宁静安逸。

还有一些存在于夏日的场景,总是不经意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却又无法再次经历的。比如,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教室,投射在高高的书堆上,投射在同桌闪闪发光的水杯上,撒在女孩子的发辫上泛出金棕色的光芒;坐在飞驰的单车上,分享同一副耳机,享受微风轻拂发梢;趁课间飞奔于校园内,前呼后应,只为到超市买一瓶饮料,一根雪糕……哦,对了,还有那年夏天的五瓣丁香。

(田蓉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吴美秀)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