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

“娘子军翻译团队”:促进民族文献外译学科发展——访我校北方民族外译研究所

 

在我校,有这样一支团队,她们自称“娘子军翻译团队”。

 

 

历经四年,从最初的三人发展到目前的十几个人,从外语翻译理论研究方向交叉到民族文献研究翻译方向,从外语学院协同到东北少数民族研究院,从校内联合到校外,学术的影响力从国内扩大到国外……

 

她们的翻译成果《中国北方民族萨满教研究》以全译稿的形式申报并获批国家社科基金中华学术外译项目,这是当年该类项目中,唯一一项宗教类课题,是辽宁省唯一一项学术外译项目;她们的研究课题《中国少数民族史诗研究著作翻译文库》申报了国家“十三五”重点图书规划项目并获批立项。这是“十三五”重点图书规划项目中唯一一套关于少数民族研究著作翻译丛书,也是我校第一个国家“十三五”重点图书规划项目;她们的《乌布西奔妈妈研究》获批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中华学术外译项目。 

 

日前,她们有了自己的新名片——北方民族外译研究所,随着研究所的正式挂牌,这支13人的“娘子军”终于有了自己的根据地。

 

发挥民族特色 聚焦民族文献

 

如何在灿烂的民族文化中采撷一支娇艳的花?

 

在纷繁庞杂的选题面前,翻译团队的方向是什么?选题是什么?
 

三年前,当决定成立一支“翻译团队”的时候,这两个问题首先摆在了大家的面前。

 

当时翻译团的“团长”、外国语学院教授梁艳君和她的同事们广泛调研、反复论证,在听取了多位校内外专家的意见后,调整思路,打破学科壁垒,将“民族文献翻译”作为未来的研究方向。

 

“我们是民族院校,民族是我们最大的特色,学校里有很多民族文献的研究成果。我们就想通过自己的力量,把这些研究成果翻译出来,推广到世界,让更多的人了解。”梁艳君说道。

 

以“民族宗教研究著作翻译”为选题,先把我校专家的学术思想推出去,既宣传了我校专家,又扩大了我校的影响力,这一想法与东北少数民族研究院郭淑云教授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的《中国北方民族萨满教研究》可以翻译成英译本申请国家社科基金中华外译项目,但是没有资金,也不知道能不能获批,你们做不做?”当时郭淑云这样问道。

 

针对这个问题,梁艳君不假思索地答应了。经过近两年的工作,《中国北方民族萨满教研究》(英译)完成了初稿、统稿、外审校稿。2014年,该书以全译稿的形式申报并获批国家社科基金中华学术外译项目。这是当年该类项目中,唯一一项宗教类课题,是辽宁省唯一一项学术外译项目。

 

“这是我的第一部英文著作,也是近二百年来首部中国学者关于萨满教研究的英文著作。我们作为中国萨满教研究承前启后的一代,必须承担起将中国萨满教研究传播到世界的责任,正是因为有了梁老师她们,这份责任才得以实现。”郭淑云说道。

 

在宗教研究著作翻译基础上,翻译团队将研究范围从我校专家扩展到全国知名专家,将研究选题从少数民族宗教研究著作扩展到少数民族研究著作的其他方向。

 

“我国是多民族国家,将各民族中具有代表性的研究著作,形成一个多卷本的项目,系统地译介到国外,能更好地体现我国少数民族文化研究服务于‘一带一路’文化战略需求。”团队成员、外国语学院教师郑丹说道。

 

通过查阅大量信息,经过多方调研对比,团队最终选定《格萨尔论》《江格尔论》《玛纳斯论》《南方史诗论》《乌布西奔妈妈》为翻译文本。研究题目定为《中国少数民族史诗研究著作翻译文库》,简称为《五卷本》。

 


 

《五卷本》史诗涉及藏族、蒙族、柯尔克孜族、满族以及南方苗、彝、壮等多个民族,涵盖我国三大史诗研究、南方史诗研究、北方史诗研究,在史诗形态上涵盖了高原史诗、山地史诗、草原史诗、深林史诗,具有较大的辐射面和广度。研究时间始于上世纪80年代延续至今,反映了我国史诗研究的历史延续性和最新进展。

 

确定选题后,要想取得素未谋生的社科院专家的认可和翻译授权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们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历来翻译我的研究成果?”果不其然,在听到研究团队的想法后,蒙古族史诗《江格尔论》作者仁钦道尔吉老先生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们是民族院校,我们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另外,我们有热情、有干劲儿,真心想着为民族事业发展出点力。”梁艳君一边说,一边把团队的研究成果递上去。

 

前期的研究成果、多次沟通、数次拜访的诚心、对民族文化的责任感最终感动了几位老专家,将著作翻译权授权给翻译团队,签署了合作协议。

 

随着交流的不断深入,翻译成果的不断呈现,几位研究者对翻译团队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在世界史诗学界一直认为中国没有史诗,《三大史诗》是世界和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很少有人将中国史诗研究成果介绍到国外,你们大连民族大学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仁钦道尔吉老先生说道。

 

严守翻译质量 树立精品意识

 

“大家看看这段,‘头戴红狐狸皮帽,身穿黑羊皮缎子袍。七色带子将有日月联璧的金银碗配在身上。’这里的‘红狐狸’到底怎么翻译呢?”

 

“是red fox吗?”

 

“不是,这里的狐狸不是指狐狸,而应该是指黄鼠狼。”

 

在翻译团队的办公室,几名成员坐在一起,就一个名词反复斟酌。这样的场景,在整个翻译过程中,非常常见。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尊重民族文化、尊重学术思想、尊重原作者。团队成员一方面要查阅大量的文化背景信息,将民族专有词汇、术语进行深度翻译处理,把本源概念背后的隐含信息显性化。另一方面还要将原作中国际文献引用进行还原,少数民族人名、地名等拉丁转写以及原作中重复观点的逻辑处理。

 

“有时候一个词,用一个小时的时间都翻译不出来。”团队成员、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副主任吴春晓,拿出记有密密麻麻的翻译脚本说道,“我们自己实在解决不了的,大家就聚在一起研讨。我们集体也解决不了的,就把每个人遇到的问题聚集在一起,比如书中涉及的文化、历史等相关问题,就请教原作者。”

 

整个翻译团队,宁愿放慢翻译速度,也不放弃翻译质量。一方面,是因为向国外介绍中国学术成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翻译的水平和质量。语言翻译不过关,得不到国外读者的认可,反而不利于中国文化在国外的传播。另一方面,是原作者对待学术的执着态度,不尚浮华、精益求精的作风,激励着团队里的所有人。

 

在翻译的过程中,翻译团队不仅严守质量关,还做了很多开创性工作。比如在翻译郭淑云的《中国北方民族萨满教研究》一书时,她们就与郭淑云一道完成了萨满教专有术语的英文界定和释译。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当时恰逢暑假学校装修,我和郭教授就在叮叮当当的声音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抠。有一天,我们翻译到了午夜十二点,整个二教黑压压一片,门卫忘了我俩,我俩忘了时间。”梁艳君说道。

 

正是这种独特的选题角度和精益求精的的翻译质量,让她们的翻译成果得到了广泛认可。今年9月份,国际萨满教研究会前主席Mihaly Hoppal,就把他的研究成果Shamamhood in Traditions Transformation的汉语翻译权委托给梁艳君团队。

 

今年五月,团队以《五卷本》申报的国家“十三五”重点图书规划项目获批立项。这是“十三五”重点图书规划项目中唯一一套关于少数民族多卷本研究著作翻译丛书,也是我校第一个国家“十三五”重点图书规划项目。今年七月,她们又申报了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梁艳君等关于中国史诗的翻译研究将帮助构建更为国际化的‘史诗’研究视角,为大家展现中国史诗传承的博大精深之处,更为重要的是,在史诗传承处于岌岌可危境地之时,此套作品的出版问世,必将促进来自中国乃至世界的学术关注,为中国的学术研究打开了一扇门。”美国著名的中国汉语言文学及民俗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马克•本德尔说道。

 

加强团队建设 弘扬奉献精神

 

这支由13人组成的翻译团队,除了《五卷本》和《中国北方民族萨满教研究》, 2013年至今,团队成员,还主持了2项国家级课题、9项省市级课题,1项中央自主基金重点课题,6项一般课题。发表论文38篇,其中CSSCI核心论文11篇,出版译著1部,研究生教材1部,专著2部。

 

“我们自称为‘娘子军’翻译团队,研究方向包括翻译学、语言学、民族学、历史学、宗教学、文化人类学等。一开始,没有平台、没有经费、没有编制,但是我们有共同的价值观,在明确的共同目标指引下,想共同完成一件事。”团队成员、外国语学院教师刘英蘋说道。

 

不过,人均授课周15学时的繁重教学任务以及为人妻母的家庭责任,给这支团队带来了很多难题和压力。

 

“我们以课题为载体建设队伍,以‘团结、奉献、担当’的团队精神凝聚队伍。团队里有很多老师的颈椎和腰椎都不好,颈椎病犯了,就在床上放张小桌子翻译。腰椎犯了,就铺块毯子趴在地上翻译。大家都有股拼劲儿。”梁艳君说道。

 

这股子“拼劲儿”,在研究所的硬件建设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今年5月,在得知《中国日报》计划将一批英文原版图书捐赠给研究条件好,有一定影响力的高校的消息后,梁艳君立刻买票连夜进京。“我将我们团队的研究条件、研究基础、研究特色形成了材料,同时又请《五卷本》社科院专家做了很多推荐工作。在与北京数家高校竞争中,我们获得了全部捐赠。”

 

这批图书近万册,日报社登记价值400余万元,涵盖哲学、历史、文学、政治、经济、百科等不同学科,为团队的翻译研究和学科建设提供了宝贵的文献资料,弥补了我校人文学科无英文原版图书的空白。
 

图书运回之后,团队成员如获至宝。一有时间就钻进研究所里,利用了半年的时间,对近万册图书进行了整理、分类和上架。

 

“我们在联合校内资源的基础上,已经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东亚文学系建立了合作关系。研究所将进一步加强平台建设,整合校内外资源,促进学科可持续发展,继续围绕民族文化进行翻译与研究工作,争取国家重点、重大课题。” 已从“团长”变为“所长”的梁艳君说道。

 

(李素梅  创意设计 杨琨)

专题网站

菁菁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