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父母爱情

老一辈人常爱说姻缘命定,认为婚姻的结合就是命中注定。以前我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不以为然,可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每个人似乎都在见证这种奇妙,当我听到父母的爱情故事时,我开始相信缘分的力量。就像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听父亲说,他和母亲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见面以后才发现两人原来只隔了一条街的距离,又是同校的邻班同学。在那个相对保守的年代,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但是这个小小的插曲还是为父母的爱情写下了美好的开头。

父亲是退伍军人,转业回家后参加工作,母亲自学缝纫,做裁缝贴补家用。那时的他们,已近而立之年,谈恋爱时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有着成堆的情话情书和令人艳羡的玫瑰花束,平淡得如结婚多年的夫妻一样。父亲接母亲上下班,母亲为父亲缝制些贴身衣物,哪怕到了周末,两人也只是到对方家里坐坐,和那些言情剧中爱恋缠绵的情节大相径庭。

父亲是个忘性很大的人,家里人时常因为他忘事儿恼怒,但凡是跟母亲沾边儿的节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母亲的生日、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七夕节、情人节……这些日子的前后几天,母亲的手指、脖颈上总会多些新物件,母亲戴上几天就收起来,放在一个盒子里,隔一段时间拿出来细细擦拭一遍。

每每陪母亲整理旧物,都像是在与父亲的柔情的对话。从首饰到衣服,从照片到发卡,只要是父亲送过她的东西,她都如数家珍,时间、地点,甚至当时的情景都能记起。她像个孩子一样炫耀完自己的宝贝后,又仔细地包起来,放回原处。

母亲比父亲大一岁,生活的琐事里,总是母亲包容父亲多一些。父亲的战友和朋友很多,男人们在一起免不了要喝酒,父亲不胜杯酌,所以每次应酬后都是醉醺醺地回家。母亲向来厌恶这种事情,嘴上不留情,父亲挨数落是在所难免的,但他不还嘴,只是低头听着,等到母亲发够了脾气,便诚恳地向母亲认错。他们吵得厉害的时候,我也曾以大哭表示反抗,长大后才发现,我的眼泪真的多余,酒后早餐饭桌上必备的父亲最爱喝白粥,证明了父母间吵不散的情感。

母亲常说,不吵架的夫妻算不得真正的夫妻。我笑着回道,那你们两个一定算是真正的夫妻啦。母亲看着我说,怎么吵都吵不散的才算是真夫妻,说着这话的时候,她一脸灿烂。二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他们借爱情的力量一路前行,一切都如初见那般美好而又坚固。

钱钟书先生的《围城》中提到,所谓“围城”便是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爱情也是一座围城,但它不是禁锢人们的藩篱,而是巩固彼此的堡垒,它让每一个相信爱情的人在余生里更坚定,更顽强,而父母的爱情也让我相信,就算是平淡的一日三餐的生活,有了爱的陪伴,也会开出幸福的花儿。

刘羿 责任编辑 李舒婷 学生记者 杜星呈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