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富养我的穷日子

一直羡慕姨妈家的富裕生活,他们家有一整橦六层的楼房。姨妈常年赋闲在家,每天睡到中午,下午开始打牌直到半夜。姨夫在山西开了一家小公司,姥姥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表姐的衣服都很贵,但大多数买来后都只穿了一次便送给我,我倒也乐得捡了这些小便宜。

有了这样的亲戚,小时候的见识似乎也就多了些。第一次玩电脑、玩拼图、玩芭比娃娃、玩滑板,第一次吃烧烤、吃热狗、吃芥末花生、吃金钱桔、喝酸奶,第一次玩跑步机、坐沙发、滑冰、打保龄球、泡温泉,第一次见到上海的夜景视频……这些都是在姨妈家完成的。

有钱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可是我们家没有钱。姨妈家的房子三层以下租给别人做生意,姨妈根本无需工作,每年收的房租就高过我爸爸的工资。

爸爸为了能让我接受良好的教育,便把我安排在城里上学,在十字街租了两间房子,一间做厨房,一间做卧室。后来房东的弟弟要结婚,便将房子要了回去,这就意味着我们没有了安身之所。暑假快结束时,爸爸小心翼翼地征求我的意见,问我愿不愿意回到乡下上学。我因为暑假作业没有做完于是欣然答应。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所谓的房东弟弟结婚只是一个凑巧,真实原因是我们根本再租不起房子。

直到那次爸爸再次提起将我转回乡下上学的事,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们家很少买一些东西,原来我们已经穷到没有任何积蓄可以让我们随便花。爸爸回忆那段岁月时满是自责,可应该自责的人分明是我,在那个丝毫不知也毫不关心可以为爸爸妈妈分担些什么的年龄,还时不时闹着要买各种零食和玩具。那些年爸爸天没亮时就顶着雪从城里骑摩托车赶到乡下上班,偶尔有点小钱之后就买上毛绒玩具激动到满脸通红递到我手上。2008年的时候他咬牙用一桶油换一个福娃公仔给我。妈妈足不出户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拖着不舒服的身体打工加班挣钱,将最好的年龄都浪费在我的身上……那我问妈妈,我们家有多少钱,妈妈说有好多数不清呢,你只管花就是了。我和妈妈躺在床上幻想以后我们自己房子的装修,我只是随便想想,却不知她当时是有多么无奈与憧憬。

有一个夜晚,楼下小吃街像往常一样灯红酒绿,妈妈破天荒地第一次带我去吃了关东煮,爸爸早已经等候在那里,我们顺着弥漫了整条街的香味走过去。

妈妈对我说:“你爸爸撞了一个老人……”

我刚坐下,父亲盯着我,犹豫了一会。

“苗苗,我把别人撞了。”

“那怎么办啊?”

年少不知事,我狼吞虎咽着关东煮,漫不经心地问着,丝毫没有看出爸爸眼中的无助与悔恨。我以为送老人去医院治好便可以了事,可我没想到,当时我家,已经被这场交通事故榨干了水。

回忆起那段日子我的记忆有些模糊,偏偏这几个画面还清晰得像是放电影。我一直觉得我家虽然不算富有,但也不会太贫穷,因为我爸爸妈妈从来不会感受到生活的窘迫。现在才知晓,即使我们家再穷,我依然是爸爸妈妈心中最需要富养的女儿。

现在爸爸了却了房子与车的心愿。去庙中拜观音,妈妈抽中了带有大红“喜”字的木签,即使知道那是路边算命者的骗术,妈妈还是欣喜不已,上台阶的脚步也分外有力。画家的路上,妈妈喃喃:“这两年咱家的日子确实好了不少。”

是的,我们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了,走过风雨,走过沧桑,再回首没钱的岁月他们刻骨铭心,我竟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热热闹闹地走了过来。钱,这个看似庸俗却又必不可少的东西,是那时我们共同的奢求——我们紧紧抱在一起的奢求。

是亲情啊。

金钱牵绊,亲情支撑,我本来就是俗人。

韩晶 责任编辑 李舒婷

要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