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武小姐

武小姐更新微博了。

长长的卷发,棕色的皮草,闪亮的包包,俨然一副贵妇模样。

她说:“过年又胖了呢!”

不出意外地,下面好多人评论:“美女啊!”

我还记得与武小姐的第一次相遇。那是六年前的初秋,暑天刚过,我们进入到新的年级,当时的同学们互相都还不太熟悉,我们一个个年纪尚小,稚气未脱,教室里几十个孩子叽叽喳喳,吵吵嚷嚷。忽然,从我右边的人群中挤出来一条胳膊,扔给我两块糖。我隔着人群望过去,她穿着崭新的粉色衬衣,领口打着精致的蝴蝶结,笑靥如花。

真是好看啊!我心想。

缘分就此奇妙地把我们牵到了一起,我和武小姐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好。她像是一个标杆,有着那么多的优点。武小姐五官不算太精致,但长得也清新脱俗;她写得一手好字,出了三年的黑板报;她的性格非常好,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很舒适、很开心;她唱歌超级好听,很多时候都是她在唱、我在听……

转眼到初二,武小姐15岁,我13岁,我们互相换衣服穿,站在教学楼的阳台上,小声地讨论着隔壁班哪个男生长得好帅。那时的时光走得好慢,油菜花和广玉兰都开得醉人。

说不上是哪一天,老师为了让我们专心学习,让我们俩的位置分开了好远,我终于开始踏踏实实地听老师与父母的话好好学习,我们都没有料到的是,我们之间就在那一刻开始越来越远。

过了不久,班里转来了一个女生,武小姐终于从那个女生身上找回了青春的感觉,而我也有了新的朋友。我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从以前我们深知对方的心事,到后来我们连中午吃的什么都没有兴趣去问了。当然,也是没有勇气。

缘分终于好似要走到了尽头,初三的时候,武小姐退学了。

那年发生了好多事让我焦头烂额,我没有办法也从没想过再跟她联络,也许我们都在想,如果再见面是应该说好巧,还是好久不见?

快中考的时候武小姐来了学校,那时的她还是很瘦,染着红头发、穿着白短裙,站得很远。她的朋友们从教室飞奔出去与她拥抱,她那个方向传来阵阵朗爽或尖细的笑声。那个人群中本该有我的,但没有。

有次在街上我和武小姐还是偶遇了,她仍是一头红头发,有些非主流小青年的味道。稍稍寒暄了几句后,我看着她越走越远,她不太熟练地蹬着高跟鞋,走路颤颤巍巍。

我那时对她的感觉,是陌生惋惜,还是厌恶鄙夷?

我已经很久没有跟武小姐寒暄了。

武小姐发来消息说:“我梦见你和燕子了。”我默默看着,心酸无言。我当然还记得武小姐,记得我们骑着自行车,偷偷跑到离家很远的镇子上玩儿;记得我们互相换衣服穿,她的身材真好,穿什么都好看;记得她叫我唱歌,教我下龙棋;记得我们一起上补习班,喜欢买红豆味的甜筒与绿豆味的冰棍;记得她喜欢银色的指甲油,说要把头发染一缕银色,这样会很酷;记得她哭起来双手捂住眼睛不愿让人看到的样子;记得她用好看的行书抄的歌词;记得她爱猫;记得那个午后下了好大雨,我们坐在小屋里聊了一下午,天晴后打开门清爽的夏天扑面而来,夕阳照着石砖上透明的水坑,上面还有新鲜的叶子。

而且我清晰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她穿着粉色衬衫好看的样子。

现在武小姐偶尔还会发微博,附上一两张自己的照片。武小姐依然是那么瘦,打扮日趋成熟,化很浓的妆,赚很多的钱。

评论里还是有很多人叫她“美女”。武小姐不再是当年的稚嫩模样,也很争气地证实了她从小就有的美丽。关于武小姐的各种流言不知从什么时候疯起,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流言可畏,尽管我从不愿意相信。

我给她留言:“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

她还是笑:“好好学习吧,以后别听这种烂大街的歌了。”

可是武小姐啊,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我不会忘记那件粉红的衬衣,还有当年粉红的我们。

韩晶 责任编辑 李舒婷

要闻

深度